赛车

兽夫,太磨人! 61章.平安

2019-12-04 14:00: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兽夫,太磨人! 61章.平安

“噗!”的一下扎进了雪里。

盯着天空眼睛一眨不眨的发蒙的这一瞬间,有一个东西从“天上”掉落。

落到青楠的眉心上。

她呆滞了一下,又继续发蒙。

那个“东西”开始努力的在青楠眉心蹦跳,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也确实达到了目的。

青楠伸手抓住了它。

手陷进雪地里撑着地又坐了起来。

这是什么?

打开手心后那“东西”又蹦跳了起来。

跳蚤???

静默了一瞬。

举起手刚做好投掷的姿势要扔出去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几个画面。

满是荒草还有残壁横生的树木;建筑物的墙壁上有着无数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洞,砖头也掉落一地、墙壁爬满了青苔和藤蔓,裸露的钢筋直冲天空。

一间满是灰尘的图书馆里,两个穿着旧黄运动服的女孩子在快速寻找着什么。

“这里!这里!”宁笙激动的大叫着。

“嘘!”青楠怕引来丧尸。

“有块茎或匍匐状根茎;叶剑形,嵌叠状;花美丽,状花序或圆锥花序;花被花瓣状,有一长或短的管,外弯,花柱分枝扩大,花瓣状而有颜色……鸢尾属。百合目。”沙哑的嗓音憋着念完这段后又清了清嗓子。

“写的这什么玩意?直接说鸢尾花不就好了?”宁笙指着一大段字下面的几副彩色图片翻了个白眼。

青楠看着最后一副‘种子’形状的图片轻轻的抚摸着像手镯一样缠绕在她手腕上的小沫沫“原来你是鸢尾啊~”

虽然长的娇娇弱弱的,仿佛碰一下就会断掉。可就是脆弱的它却撑过了末世,进化成了生命力强悍的异植。

举起来的手又慢慢的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小沫沫……”好像嘴巴被黏住了一样,犹豫了下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出来“是你?”

恍惚间好像和过去的某个时间点重复了。

气血上涌令她有些头晕。

害怕的同时也激动着。

这样过了一会,种子还是只在蹦跳。

青楠傻愣愣的才反应过来。

“如果是你的话,你就躺着别动。”

对一颗种子讲话挺像个神经病的。可那颗种子真的停了下来,并且不再动,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她手心。

“跳三下?”屏息以待

如实照做了,还做出了蹭了蹭她掌心的动作。

“你……”想下意识的问它为什么变成这样,又突然想起它是为了自己。

哽咽住。

小心的想要收起来,浑身摸了个遍都觉得不稳妥。

握在手心,时不时看一眼。

最后还是拿了个细口肚大的玻璃瓶出来,安慰了一番它,然后就“哐当”一声把它放了进去,也不管美观不美观了,藤蔓缠绕打了个结就挂在了脖子上。

这才想起要去找失散的便宜阿爹和阿娘。

找了根适合当拐杖的树叉,拖着断了的右腿就在雪地里一脚一脚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茫茫一片,她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要怎么才能找到。

就想着走一点是一点吧!说不定运气好就越来越近呢?

反正现在也治不了伤。

她并不担心会治不好,或者有后遗症。

只要找到方法提高实力,总会完好的。

也没走多远,传来一阵“簌簌”声,树木上的积雪一堆一堆的掉落。

辨别了声音的方向后,青楠立马找了颗树侧身藏在了相反的方向,且警惕的盯着落雪的方向。

一个小白点逐渐变大,好似在树木上蹬着。

青楠眯着眼,但天空不停飘下的雪花和对方蹬到树掉落的小雪堆扰乱着视线。

“哐当、哐当、叮咚”青楠低头看了眼不安分的小沫沫。

“安静点。”被人发现可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是又追来的另外的追兵呢?

又抬头看去……

“阿娘!”忍着喉咙痒痒的感觉大喊了一声。

有点惊讶又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虽然叫了这么久的“阿娘”,其实自己并没有投入亲情吧。

真的是这样吗?

可她是回来找自己的吗?

被心里那股奇异的感觉弄得莫名。

秋蓝看见从树后站出来的女儿要喜极而泣,可看清楚后才发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和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弯曲的腿差点尖叫。

怕吓着她,又强忍了。

立马扔掉背着的青阳,化兽人身奔到青楠旁边。

伸手想抱却又不敢触碰。

细细检查她身上的伤口时,再一次看到了她后腰部竟然有一道纵横的伤口!

不仅斜着纵横了腰部,肉也翻来了来。大概是因为浸了雪又失血过多的原因,伤口附近和绽翻的皮肉都泛着白。

秋蓝的手颤抖了起来,她觉得心尖揪着痛。

“唔!唔、呜”那边被捆着的青阳又挣扎了起来。

他就见了邪了!这什么东西这么韧?

青楠想起来,这个“爸爸”有点怪。

救人就到底。

趁着秋蓝放开她的时候溜到在雪里像毛毛虫一样扭动的青阳旁边。

好似随便扯了扯就解开了。

解开束缚之后青阳一下就蹦了起来。

仗着身高,低头和青楠放狠话“你是谁?为什么绑我!别以为你是小孩我就不会杀你!”

都轮不到青楠“教训”他。

原本颤抖着陷入自怨自责的秋蓝尖尖的耳朵动了动,世界寂静无声只剩下了这一句回荡在她的脑海。

火一下就冲昏了头。

一个跳跃到眼前看楞了父女两,压倒青阳之后就不管不顾的一拳下去。

没等青阳反应,一拳又一拳的淹没了他的世界~

“噗~”小小的一声。青楠笑眼弯弯的看着这一幕不说话,也不劝阻。

后来青阳反应过来想反抗的时候,秋蓝的一拳正好冲着他太阳穴打去。

得嘞,眼冒金星的无法反抗了。

秋蓝好像失去了理智一般,没看见,继续揍。

这会儿青楠不看戏了。

拼了大半条命才救回来的,打死了事事更多了。

“阿娘…我好疼啊……”费力气喊,不如装可怜。

不。她是真可怜!浑身疼。

“怎么?快坐下!”扔下被打成猪头并且晕过去的青阳,顺便脱下了他的兽皮上衣急忙慌的跑到女儿身边。

把上衣铺在树根旁,小心的扶着女儿做好。也不管她那个在寒风中晕糊且瑟瑟发抖的男人了。

青楠也不急,冷一下又不会有什么事。

只是……刚刚好像看到个有趣的事呢~

阿爹不认识阿娘了,之前还亲手掐过她,怎么这会儿打的都成猪头了也不敢还手?

啧啧啧……

深圳博爱曙光补牙能用医保
河北省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