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龚如心千亿遗产案带给香港社会的反思

2019-11-10 21:52: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龚如心千亿遗产案带给香港社会的反思

10月24日,香港终审法院就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的遗产归属案驳回原审败诉方陈振聪的上诉许可。这个判决结果意味着,陈振聪不能再就此案采取法律行动,备受香港社会关注的龚如心千亿遗产案终于画上句号。香港媒体对此予以高度关注,纷纷以大篇幅对此案进行了报道。  龚如心遗产风波历时四年之久,期间案情数度起伏,峰回路转,其中包括了巨额遗产、豪门恩怨、法庭交锋、地下恋情、风水玄学,所有吸引眼球的元素统统具备,情节堪比TVB剧集。  陈振聪迎来“终极败诉”  香港终审法院当日聆讯,听取龚如心遗产案上诉双方陈词,吸引大批传媒到场,法院特意开放一间房间,供使用。听取双方律师陈词后,香港终院三位常任法官闭门商讨数分钟,随即宣布裁定不允许陈振聪上诉。根据香港的法律程序,这已是“终极判决”。  面对判决结果,龚如心胞弟、华懋慈善基金会主席龚仁心表示十分开心,他透过媒体寄语陈振聪:“有些事不属于自己的,就不属于自己。中国人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判决结果意味着冻结多年的慈善基金可以重新开始运作,龚仁心指出,基金将用于资助香港的贫困学童和新移民,也会用来帮助两岸四地有需要的人士。  而面临“终极败诉”的陈振聪,不仅千亿遗产梦碎,还要继续面对伪造遗嘱、偿付华懋基金1.4亿诉讼费、自曝风水收入后遭税务局追讨3.4亿税款等多项起诉。  5月被警方起诉之时,陈振聪未能即时交出4千万元现金和人事担保,其持股的宏霸数码,今年6月中期业绩盈转亏,财报为5亿8千万元亏损。能否应付自己和华懋一方的数亿元讼费成疑。这位风光一时的“风水师”,曾经靠龚如心高达20多亿的馈赠过着奢华的生活,如今却不得不面对可能破产与入狱的结局。  对此,香港媒体以“哨牙聪一身蚁”为题表述他目前的状况,不仅形容了他的窘境,也表现出香港舆论对此人言行的不以为然。  千亿遗产案风波始末  这起轰动香江的遗产争夺案从何而起?此案的焦点人物是华懋集团前主席龚如心。龚如心病逝于2007年4月3日,生前曾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亚洲女首富。龚如心逝世两天后,名不见经传的陈振聪忽然高调现身,声称自己是龚生前的风水师兼“亲密爱人”,手持2006年由龚签署的遗嘱,是其巨额遗产的唯一受益人。而争产案另一方,华懋持有的2002年版本遗嘱则要求将所有财产交由龚如心胞弟、龚仁心掌管的华懋慈善基金继承,自此,龚如心千亿遗产案拉开序幕。  争产案于2009年5月11日正式在香港高等法院开审,双方共传召36名证人出庭作供。在聆讯期间,陈振聪不仅曝光两人在一起的亲密录像,甚至连龚如心剪下的辫子,极其私密的贴身衣物也成了陈振聪力证“恋情”,争取遗产的工具。  然而, 2010年2月2日法院裁定陈振聪所持有的遗嘱属伪造,陈振聪翌日即被警方拘捕,指他涉嫌伪造文件。  2011年1月10日,陈振聪提出的上诉案开审。4月6日,上诉庭否决陈振聪的申请,陈振聪再向终审法院申请上诉许可。  连番败诉的陈振聪曾试图“绝地求生”,他曾经向香港特首曾荫权发公开信,质疑有人“滥用行政程序”。7月初,陈振聪在报纸刊登全版广告,悬红1,000万美元征求公众人士提供资料,以掌握龚如心遗产案的真相。只是所有“奇招”都无法扭转劣势,陈振聪最终败诉收场。  耐人寻味的是,陈振聪争产案与龚如心当年争产案如出一辙,却是不一样的结果。1990年,龚如心的丈夫王德辉被绑架,失踪多年后宣布死亡。龚如心随后与家翁王廷歆爆发长达8年的争产案。龚如心在原审和上诉中败诉,一度被警方拘捕,却在终审一仗中胜诉,成为千亿富婆,然而却在两年后病逝。  千亿争产案带给香港社会的思考  龚如心千亿争产案扰攘四年,引发了香港社会对此案的广泛关注。案件的历次转折港媒均予以大篇幅报道,而案件中折射的金钱、人性与道德的辩证,也成了香港社会的一个话题。  有媒体曾经算过这样一笔帐,陈振聪从1992年认识龚如心开始,已经先后从龚如心手中拿到了超过二十七亿港元,一家人早已过上超级富豪的生活,私人飞机,游艇、豪宅应有尽有,从一个无名小卒到家财万贯为什么还不知足。答案只有一个字:贪。  在站香港讨论区,民普遍评论陈振聪贪念过大,令其最终走上“恶有恶报”之路,称赞判决体现香港法律公平正义,又联名吁税局加快追税,不要让这位“风水师”逃脱法律制裁。  不少民大斥陈振聪贪得无厌,有友说:“哨牙通风水大贼贪得无厌代价!”另有民则说:“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还有民模仿龚如心胞弟龚仁心腔调,留言道:“天地有正气,风水陈现了形。好开心呀!”  扰攘四年之久,自称风水师的陈振聪接连吃败仗,民大赞香港法律体现公正,也关心陈振聪最后能否绳之于法。有友则呼吁“税局快追税!”  陈振聪争产失败,失去的不仅仅是金钱,更失去了社会的尊重与认可。在经济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中,人们仍然有自己坚守的道德底线。香港《文汇报》曾就此案发表评论说,判决不但维护了香港法治的公平正义,而且彰显正气,大快人心。文章指出,在一个法治严明和公平正义的社会,贪婪要受到法律制裁,邪恶压不倒正气。  争产案纷扰多年,其间香港经历金融海啸和经济复苏,龚如心的遗产中有部分物业已经升值逾倍,据估算遗产最少涉及500亿元至600亿港元。荃湾如心广场的高楼大厦仍然矗立,静静地俯视着这个喧闹的城市。这笔巨额财富,曾经引致了如此多的风波,未来将何去何从?在对金钱的追逐中,亲情、爱情、友情,这些人性的因素应该如何衡量,始终是现代社会中难解的话题。(吕冰)

检测设备
仙侠
蚌埠体育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