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都市咸鱼王 第五十二章 请君入瓮

2019-10-13 00:29: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咸鱼王 第五十二章 请君入瓮

这个日和武士似乎并没有全世界都在吹捧的“武士道精神”,一点“悍不畏死”的精神也没有——趁着与张伟拉开了距离,捂着眼睛逃进了平房,躲到地下室中去了。

光头男的那一弹弓,是出乎张伟预料的,虽然他是出于好心,但是其实是打断了张伟的攻(装)击(逼),给了那个武士逃走的机会。

“大哥,大哥你一定是武林高手吧?”光头男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满脸的兴奋:“我知道我可能是多此一举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啊,即便是我被砍了,我也不能接受大哥你被那个家伙伤到一根寒毛。”

张伟本来还想说他两句,现在也说不出口了——这家伙一本正经地说着电视剧里,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感人台词”,真是够了。

“真是作孽啊,我的身体变异出的‘魅力’也太夸张了吧?”张伟只能在自己心里吐自己的槽。

“我这弹弓也算是童子功了,从小我就打鸟,百发百中,5米之内,想打人鼻子眼儿绝对不会打到鼻尖上!”光头男很骄傲地嘚瑟着,“当然了,我这点小把戏,肯定是比不了大哥的。”

这光头男身材魁梧,身高比张伟还要高半头,差不多有1米9,眉毛上的刀疤更是将他整个人都衬托出了TVB电视剧经典恶人的形象,这样的猛汉最擅长的居然是玩弹弓,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虽然再吐半个小时的槽,也没办法吐完光头男身上的槽点,但张伟没时间再感慨了,率先走进了小平房。

…………

进入小平房,就是二十多阶的楼梯,下去后,有一道铁门,刚才那个日和武士下来的时候,已经把它关起来了。

令张伟无语的是,这铁门还是电子密码锁,看它的厚度,即使张伟的力量比普通人类大很多,想踹开也是不可能的。

“我擦,还当起缩头乌龟来了?”光头男跟着走下来,看着铁门嚷嚷着。

隔着铁门,张伟的耳朵听到了很多声音,他能确定那个日和武士就在铁门背后不远处喘着粗气——光头男的弹弓是他自己特制的,用的是带棱角的钢珠,打瞎人眼是很简单的。

另外,铁门里面还有很多人哭泣的声音,大部分都是女人和小孩的声音,哭得很凄惨,仿佛这道铁门后面是魔窟似的。

除了门里的声音,张伟的“超级听力”还听到头顶地面上的动静——那是远处,很多人正在朝这边靠近的脚步声。

想想也是,这里不是古装剧,也不是民国戏,这里是现代世界,即使有铁壁相隔,人们相互沟通也是有利器的——。

日和武士应该已经用通知过外面这边的情况,并且求援了,而“援军”也快到了。

低调潜伏到最后,还是要面对这么一群混球。

“陪我演场戏吧!”张伟拍了拍光头男的肩膀,“首先,我们需要一些血,还好有现成的。”他指了指楼梯上面——黑人断臂,到处是血。

………………

跑到小平房这边来的“援兵”一共有10人,其中有两个日和人,剩下的都是四叔的属下,应该都是华国人。

他们首先看到的是那个靠坐在小平房外墙边上的黑人,殷红的鲜血把墙面和他身体周围都染红了,垂着头一动也不动,应该已经疼晕过去了。

作为四叔手下唯一的黑人,在场的华国成员对他都很熟悉,只不过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那位日和国的武士在求救的时候说,黑人和另外两个四叔的手下袭击了他。

有人上前探了探黑人的颈动脉,确定他还活着,因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抓住光头男等三人,问明袭击的原因,所以黑人现在还不能死。

队伍中的一个日和人提着急救箱,走上前去给黑人止血包扎,看那熟练的手法,应该是专业的医护人员。

他是被派来给武士先生处理眼部伤口的。

剩下的人两人一组,取出电警棒,小心翼翼地走下小平房的楼梯。

根据那个武士的说法,另外两个参与袭击他的家伙,一个是光头,另一个长得很普通,没什么特点,他之所以躲进铁门,并不是因为打不过,而是因为他遭到了光头的暗算——被弹弓打中了眼珠子。

楼梯下面很暗,打头阵的两个人打开手电照了照,发现在铁门的门口趴着一个人,这人衣服上都是血,贴在地面上的头脸处也是一片殷红,看上去伤势很重的样子。

在伤者旁边不远处,一个大光头靠在墙上哼哼,嘴角溢血,脸上也有血痕,墙面上有很多抛洒状的血斑,应该是激烈打斗所致。

“光头强,怎么回事?!”领头的两名四叔手下举着手电筒,对着光头男的眼睛晃着。

“哎哟!”光头男面色痛苦,脸皱得像个小老头儿:“疼死我了,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要是早点来,我也不至于受这个罪啊。”

说话的工夫,所有人都下来了,其中那两个日和人脸色很不好看,旁边有懂日和语的人给他们翻译光头男的话。

光头男平时在四叔手下做事

,与周围的“帮会兄弟”相处得还不错,人缘也挺好,所以直到现在,他们对于光头男会偷袭日和武士都感到难以置信——虽然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其实性格挺怕事的。

“快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用弹弓偷袭平野先生?”站在最前面的一个高个子问道。

“什么呀……我怎么可能偷袭武士先生呢?我那是在旁边准备帮武士先生的忙而已,只不过因为这个家伙躲得快,误射到了武士先生。”光头男指着地上趴着的张伟说道。

“误射?”一众人听到这个词稍微放松了一点,那个高个子又叫道:“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一遍。”

“唉,要说起来,其实一切都是场误会啊!”光头男苦着脸说道:“从早上开始,咱们不就两人一组开始巡逻了吗?我和罗峰分在了一组。”

光头男嘴里的“罗峰”,就是之前被张伟打晕了剥掉衣服的那个“蝙蝠侠粉丝”。

一众四叔的属下点点头,光头男和罗峰都是他们的“同事”,平时都很熟的。

“我们巡逻了半天,一切正常,然后我们去了趟厕所,在厕所里遇到了黑人琼斯,因为和我们一样无聊,他就带我们来到了这间小平房的门口,我们原本不打算进来的,琼斯他只是想告诉我们有这么一个地方,还吹牛说这下面关着的全是美女,我们只当他是开玩笑,可是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就被武士先生一刀砍去了手臂!”

“我们之前并没有被允许来过这里,也并没有收到不许入内的通知,门口也没有立警示牌,所以黑人琼斯突然被砍,让罗峰这家伙一时间接收不了事实,于是他就上前准备和武士先生理论,武士先生当然没兴趣和我们解释,提着刀就朝着罗峰砍,谁知道罗峰这小子速度贼快,武士先生不仅没能砍到他,反而被罗峰近了身,还缠着扭打了起来,我为了防止武士先生被打出个好歹来,就想拉开他们,可是武士先生手里有刀,他们二人正在争夺那把刀,我不能近身,所以我只好用弹弓瞄准罗峰了,谁成想,居然打偏了,打中武士先生的眼睛了!”

“武士先生被我打到了眼睛,就跑进了这里,罗峰可能打红了眼,跑下来继续追他,好在有我及时阻拦,武士先生才能及时关上铁门,而我,也被发了疯的罗峰打伤了,不过幸好,最后还是我赢了,要不然,躺在地上的,就不是罗峰,而是我了。”光头男说道。

这套说辞,和那个武士在里说的也差不多,只不过双方的角度不同,这其中应该真的是有误会的。

“唉,全怪我们,平时没能好好练习日和语,关键时刻语言不通,才一言不合打了起来。”光头男最后又说了这么一句,总结出了误会产生的原因——语言不通。

这是个很能让人信服的理由,下来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信了,就连那两个日和人,也觉得这不像是谎言。

其中一个日和人走上前去拍了拍铁门,用日语喊了两声,称危险已经解决了,让武士先生快出来,他们好给他处理伤口。

门后面日和武士的眼睛伤势很重,血流不止,听到外面日和人的呼喊,放松了警戒,松了口气,然后,他打开了门。

昏暗的光线下,这位武士先生第一眼就看见了趴在地上的张伟,而没有看到阴影里的光头男。

他准备对躺在门口挺尸的张伟补上一刀,因为自己这么凄惨狼狈,还像个胆小鬼一样躲进了地下室,都是张伟两人害的。

他并不知道,张伟和光头男所在的位置,都是张伟事先设计好的:

“嗖!”

昏暗的空间里传出一声极其细微的破空之音,紧接着,举着刀的武士又惨嚎起来,捂住了他的另一只眼睛。

这下全瞎了!

“什么情况?”

“怎么了?武士先生怎么了?”

“不是说只有一只眼睛被打了吗?怎么捂着两只眼睛?”

“啊!你们看,罗峰哪儿去了?刚才还躺在地上呢!”

一阵骚动之后,就是毛骨悚然,因为空间就这么大,一个原本就在眼皮子底下躺着的全身是血的人,就这么突然消失了,这也太像恐怖片了。

“乒乒乓乓!”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眼前有什么黑影晃过,然后自己手上的手电就被抢走、摔坏,只是几个呼吸间,这个空间就变得极为昏暗,只有从入口处传来的一点光,让人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是野兽的猎场。

此间,只有一头“野兽”!

茂名癫痫病医院
湘潭治疗牛皮癣费用
抚顺治疗妇科方法
茂名癫痫病医院费用
湘潭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