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中石油与中石化会师塔里木

2019-10-13 04:05: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石油与中石化:会师塔里木

中国石油[14.12 0.57%]集团(下称中石油)与中国石化[10.36 -0.48%]集团(下称中石化)在塔里木盆地会师了。 6月10日,本报自中石油内部得到证实,中石油与中石化将在塔里木盆地展开广泛的合作,尽快提高当地石油产量,实现我国西部资源[15.48 -2.70%]接替。目前两公司已签署勘探开发技术交流框架协议。 据上述人士介绍,在塔里木盆地的油气勘探开发上,中石油长于天然气开发,中石化则在找油上更有技术优势。2008年中石油塔里木油田分公司(称塔里木油田公司)原油产量达到645万吨,天然气产量更达到174亿立方米,成为我国第四个2000万吨级大油气田;中石化西北油田分公司(下称西北油田公司)的产量也达到了600万吨以上,成为该公司旗下继胜利油田之后的第二大油气产区,并跻身国内十大陆上油田之列。 但这并不足以满足国内石油需求。2009年初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即使在遭遇史上最大的金融风暴的2008年,我国原油消费量仍达3.65亿吨,其中进口量占到1.78亿吨,对外依存度高达50%接近了国家石油安全保障的警戒线;而颁布未久的《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08~2015)》中指出,如果不加强勘查,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到2020年石油对外依存度将上升至60%。 更值得关注的是,曾经为我国石油工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东部诸多主力油田已进入开发的中后期,即便采用最先进的三次采油技术,其产量仍难再大幅提高。提高西部产量,实现资源接替已迫在眉睫。上述中石油内部人士称:(在塔里木盆地)我们期望2020年实现产量翻番,达到5000万吨/年油气当量。中石化也雄心勃勃地提出2010年西北油田原油产量达到1000万吨/年。 塔里木油田公司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塔里木盆地最终可探明油气资源总量160亿吨油当量,其中石油80亿吨、天然气10万亿立方米,被中外地质家一致认为是21世纪中国石油战略接替地区。 6月4日,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原中石油资源局局长李国玉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中石油、中石化都已进入塔里木盆地,这对当地的资源开发是有益处的,国家也是鼓励这种资源开发模式的,有了竞争就会有发展,有了竞争就会有合作。 1.突进塔里木 5月14日,西北油田总经理焦方正和塔里木油田总经理周新源率各自公司的精英齐聚乌鲁木齐,见证两公司《勘探开发技术交流框架协议》的签署。 双方约定:未来将对相关区块的地质资料、油藏储量信息等进行多层面的交流、研讨,以尽快提升当地的油气资源开发。 塔里木盆地是我国最大的内陆盆地,四面被天山、昆仑山和阿尔金山环绕,总面积达56万平方公里。盆地中央有面积达33.7万平方公里、号称死亡之海的世界第一大流动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 从1958年在依奇克里克地区发现第一座油田算起,到1989年我国老一辈石油工作者对56万平方公里的塔里木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勘探开发,然而最终却都以惨淡收场告终。30年间仅发现了柯克亚和雅克拉两个中型规模的油气田,1989年我国原油总产量已近亿吨,而整个塔里木盆地的原油产量却只有3.39万吨,天然气产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李国玉指出,这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我们对当地地质状况还不够了解,勘探开发技术水平还不高;其次当时的国家财力、企业力量也不足,没有力量进行更大规模的投入;第三交通运输不便,使得油气资源向东部地区输送难度较大。 那段难忘的回忆使很多中石油的老员工对塔里木盆地的勘探开发前景感到悲观,一时间塔里木盆地似乎成了被遗忘的角落。 直到1983年,时任石油部部长的王涛力排众议,开始筹备对塔里木勘探开发的第六次冲锋。 当时王部长认为东部油田已进入开发的中后期,再提高产量难度很大,而改革开放后国内石油消费却一直保持增长,因此必须适时开发西部油田,以满足未来的市场需求。上述中石油人士回忆说。 为此,石油部从美国购买一批数字地震设备和沙漠越野车辆,组建3支沙漠地震勘探队,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进行前期的资源普查。为了加强技术力量,每个地震勘探队都聘请美国技术人员提供现场指导。 地震队们在无际的沙漠腹地纵横奔驰,从南到北穿越沙漠13次,从东到西穿越沙漠9次,完成地球物理测线69条,总长度8030公里;同一时期,中国石油物探局(西北油田前身)派出的36支地震队,也在塔里木盆地广泛作业,获得大量地质信息。 现任2147物探队队长的吉承对那段经历至今仍刻骨铭心,我们队员的足迹踏遍了塔里木的每一寸土地。为了寻找数据,风餐露宿习以为常,甚至曾有个队员曾单人职守荒山长达半年,回到队里几乎丧失语言能力,其中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在获得大量地质信息基础上,1989年王涛(时任由石油部转制后组建的中石油总公司总经理)从全国各大油田抽调精兵强将,组建塔里木会战指挥部,并委任具有丰富石油勘探开发经验、时任中石油副总经理的周永康兼任首任总指挥,开始塔里木石油大会战。 勘探开发需要巨额资金的投入,然而当时中石油却拿不出那么多钱,于是王部长又一趟趟找各级领导汇报设想,游说当时的国务院高层给予支持,最终从中国银行[4.29 4.38%]获得了12亿美元贷款。上述中石油人士说。 巨额资金的投入,并不意味着成果会立即显现。 回想起初到塔里木时的情景,现任塔里木油田沙漠运输公司总经理的孙志远至今仍唏嘘不已。1988年他年仅27岁,作为会战先遣人员达到塔里木盆地。 我们的任务是将大型石油勘探机械运进塔克拉玛干沙漠,从库尔勒到达目的地往往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当时塔里木的自然环境较现在恶劣许多:黄沙漫天,几十吨的运输车辆被大风掀翻是家常便饭;方向迷失,司机被困在大漠中也是常有的事情。孙志远告诉:当年和我一起来的老弟兄,现在只剩十几个,很多人都积劳成疾,过早辞世。 20年后,塔里木勘探开发迎来了丰收:截至2008年塔里木油田共发现轮南、塔中等27个整装油气田,探明石油地质储量6.2亿吨,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1.06万亿立方米。 2009年4月10日,周新源宣布,到2020年塔里木油田将累计探明加控制油气地质储量50亿吨,油气产量当量达到5000万吨,成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大油气田。 塔里木油田的成功不仅仅表现在储量、产量的增长,更有望实现西部资源的有效接替。6月16日,国土资源部油气中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 据其介绍,自1959年发现大庆油田后,我国石油勘探开发的重点即由解放初期的西部省份转到了东部,并在此后的数十年中未发生改变。一方面因为东部陆续有大庆、胜利、辽河等多个油气田的重大发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东部是石油重要消费市场和出口基地。相比之下,那些年西部各区块不但发现甚少,而且远离消费市场,自然不会得到重视。 1990年代后,东部各油田进入了开发的中后期,产量逐渐下降:胜利油田、辽河油田等目前的年产量都较其高峰时下降了数百万吨,甚至近千万吨,2003年大庆油田也终结连续27年原油产量5000万吨/年的纪录,这意味着东部老油田持续高产时代的结束。 但我国石油需求却仍呈高速增长态势,如果没有新的大型油田接替东部各油田,石油对外依存度迅速飙升将是不可避免,这对我国石油战略安全十分不利。塔里木盆地是国内包括松辽、环渤海湾等几个大盆地中勘探程度最低的盆地,目前的石油探明程度仅10%,因此,成为最有希望接替大庆油田重任的对象。 2.西气东输助推 中石油(,)6月18日公布,将斥110亿元向母公司收购西部管道资产,主要涉及西起新疆乌鲁木齐市、东至甘肃兰州市,全长1858公里的原油管道和成品油管道各一条。原油管道设计输量每年2000万吨,成品油管道设计输量每年1000万吨。 如果没有西气东输工程,塔里木油田的跨越式发展是不可想象的。上述中石油人士坦言。 东方油气副总经理钟健介绍,天然气的缺点是不易储藏,在开发过程中有先确定市场需求、后进行产能建设的要求,而且一旦投产就必须保证输气量均衡稳定。这使得天然气开发商在前期的市场开拓时既要争取到足够多的用户订单,又必须确保在每一时点的市场总用气量基本保持均衡。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管道天然气输送的安全、经济。 正是在1998年到2003年期间,西部管的作用逐渐凸显。 1998年塔里木油田公司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发现了克拉2气田,这是一座探明储量达2840亿立方米的整装气田,直到现在还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大整装气田。随后该公司又在茫茫沙漠中发现了迪纳2、和田河等一系列气田,并使塔里木盆地一举成为国内最大的天然气资源富集地。 当时国家储量委员会评审组专家认为,克拉2含气面积47平方公里,储量2840亿立方米,丰度和产能之高,为国内罕见。其单井产能每天可达到150万立方米以上,气田的设计年产能力可达107亿立方米。上述中石油人士说 然而当时新疆本地市场没有能力消化这个金娃娃,怎么办? 当时政府与石油业内对如何开发下游市场争议很大,焦点就在于以长输管线将资源输往内地,在经济上是否划算,下游市场能否承受高昂的运输成本。毕竟这在国际上是没有先例的。 2003年中石油公布的管输价格为0.88元/立方米,上海的门站价格达2.1元/立方米,可是当时上海居民用气价仅1.05元/立方米,甚至有用户提出中石油的供气价格应在0.5元/立方米。 所幸2003年国际油价掀起了一轮长达5年的大牛市,与不断高企的油价比,国内天然气的价格显得越来越有魅力,西气东输随之避免了难产的尴尬。中石化咨询公司的一位高层对指出。 2004年底塔里木盆地的资源终于流入绵延4000公里的西气东输管道中,截至2008年底塔里木油田总计供气达420亿立方米,累计有14个省区、86个城市的3亿居民用户成为塔里木油田的终端消费者。 中石油公布的数据显示,塔里木油田的天然气产量由2004年的28亿立方米增长到2008年的158亿立方米;向西气东输日供气量由2004年底的800多万立方米增长到2008年的4000万立方米。 截至6月上旬,塔里木油田公司今年在南疆地区销售天然气总量达3.2亿立方米。塔里木油田天然气日产4800万立方米,九成以上的天然气进入西气东输管线。 巨大的市场空间为塔里木盆地的资源开发奠定了坚实基础,反之,塔里木盆地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也改变了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与生态环境。据专家测算,按西气东输年输气能力170亿立方米计算,每年增加的天然气供应可替代2200多万吨标准煤,将减少104万吨有害物质排放。截至2009年5月底,西气东输累计供气550亿立方米,相当于少用了7100万吨标准煤,少排放了330多万吨有害物质。 随着沿海地区对天然气资源的需求量不断上升,西气东输的输气量也逐年增大,从最初设计输送能力120亿立方米/年提升至2008年的158亿立方米/年。上述中石油人士说,可这条管线的最大输送能力仅180亿立方米,输气量继续提升的空间已然很小,于是集团公司决定启动西气东输二线工程,将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和塔里木盆地等新疆天然气通过这条新的管线输送到华南地区。 西气东输二线堪称一线的升级版,技术上的升级使二线的年输气能力达到300亿立方米。根据规划,该管西起新疆霍尔果斯口岸,途经14个省区市,南至广州,东达上海。除了管道主干线,还有8条支干线,管线全长9102公里。同时,它还将构建起塔里木、准噶尔、吐哈、鄂尔多斯[12.26 -1.45%]等我国重要天然气气源之间的联,一、二线之间还有4处联通点。联通成,能在局部突发状态出现时,相互补充或借道而行。 中国石油西气东输管道(销售)公司总经理黄泽俊日前对媒体透露,西气东输工程在送气的质和量上正在全面提升,到2011年二线全线建成后,一、二线合力将使上海每年获得40多亿立方米西气,这将积极促进上海乃至全国能源结构调整。 4.民企夹缝夺食 西部资源接替战略,吸引的不仅仅是中石油中石化这两家产业上下游一体化的公司。 新疆丰富的资源令众多能源项目投资方心动,希望能参与到塔里木盆地油气开发产业链中。然而这些投资行动鲜见成功案例,十年来新疆从事LNG生产的民营企业仍只有广汇股份[15.23 -1.23%]()。 为了充分享有在塔里木油田获得的8亿立方米天然气权益,广汇股份于6月1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同意控股子公司新疆广汇液化天然气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广汇天然气公司)受让广汇集团持有的新疆库车广汇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库车新能源)49%股权。 天然气资源是公司发展的瓶颈,因此我们必须抓住每一次获得资源的机会。广汇股份董秘王玉琴说。 广汇股份此前也抓住过一些机会。2008年4月,广汇股份与中石油塔里木油田达成协议,后者同意在2009年至2029年期间每年向前者提供天然气8亿立方米。广汇股份就此曾发布公告,称计划利用这部分天然气资源,在库车投资129亿元,上马烯烃项目。 然而目前这份合同仍未执行。王玉琴解释,因为政策不允许在天然气集收站附近建设烯烃项目,且我们的专长也不在化工方面,因此这次决定变更投资方向,以期尽早获取这部分天然气资源。 守着丰富的油气产区,广汇股份为何还这般紧张因为当地的油气资源都掌握在中石油、中石化手中,如果它们不给资源,谁也没办法上马新项目。王玉琴说。 我们获取天然气资源十分不易。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广汇股份高层说,自2002年在新疆鄯善启动LNG项目以来,广汇股份已筹划了三个LNG项目,除了已投产鄯善项目外,由广汇新能源建设的哈密项目和地处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的阿勒泰项目都还处于在建或筹建过程中。 囿于国家对油气勘探开采方面的政策限制和油气开采领域巨大的投资风险,广汇股份的业务始终未向油气勘探开采领域延伸,而将自己定位为天然气资源的加工分销商,依赖中石油等上游资源开采企业的供给维持运营。 鄯善项目的天然气资源来自中石油旗下吐哈油田,哈密项目将以煤基醇醚燃料为原料,阿尔泰项目计划使用哈萨克斯坦的进口气。上述广汇股份高层说。 他还透露,广汇股份LNG业务发展一直受上游资源所限,如鄯善项目原来规划产能为年产5.2亿立方米LNG,然而自项目建成后,吐哈油田由于自身原因,始终未能按合同约定量供应资源,因此鄯善项目的LNG产量也从未超过4亿立方米/年。 鉴于鄯善项目的教训,广汇股份为哈密项目寻找上游资源时,干脆放弃了对天然气的依赖,转而谋求从煤化工中提炼。 4月我们还和哈萨克斯坦TBM公司签署协议,计划从当地通过管道进口天然气,在吉木乃县建设5亿8亿立方米LNG产能。上述广汇股份高层说。

公司如何做微商城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怎么在微信上卖东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