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贵女反穿生存记第三章玉佩

2020-01-24 23:36: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三章 玉佩

那个洗碗工李姐也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女孩儿,女孩儿的一颦一笑举止投足像极了年轻时的自己。尽管有一种幻想和渴望,但很快她又在心里不停地摇头:“不会的,这不是真的。即使女儿已经长大,可这是在千年之后呀,她又怎么会在?”

“干嘛呢?又不是遇到了帅哥,至于吗?那么痴迷的眼神!”

沉醉于美食的齐晓月伸手去拿酒杯的瞬间,看到了钱盈儿发呆的一幕。她用另一只手推了一把身旁的钱盈儿,嘲笑着说。

“哦,我……我……她像……”

钱盈儿支支吾吾欲言又止,她知道齐晓月是不会相信的。尽管刚刚认识半天时间,钱盈儿已经看出齐晓月是个头脑简单,不会去深究探寻问题的人。但文洁则不然,她聪慧睿智、思维敏捷,一定会从微小的细节去猜测、去判断。

“盈儿,你们真的认识吗?难道她真是你的……”

“不,不是……我认错人了。”

钱盈儿打断了文洁的话,眼前这个女人只是给了她一种幻觉,她不敢确定是与不是。因为在她的记忆里,生母早已亡故。

“哈哈……哎呀,姐你就别问了,她就是一个十足的神经病。还……还有这个女人也病的不轻,瞧她们,简直都对上眼儿了!明天一块儿送医院得了。”

齐晓月继续取笑钱盈儿,并用手指了一下李姐。

“晓月,不许这么没礼貌。太没素质了!”

文洁面带怒色,制止齐晓月的言行。

“啧啧啧,还不让说了,本来就是嘛!……”

齐晓月还喋喋不休,嘲笑和挖苦。

“你带盈儿先出去,在车上等我,我买了单就回家。”

文洁生气的在桌上顿了一下酒杯,还好没有摔坏。

“姐,还没吃饱呢!”

齐晓月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抱怨道。

“我打包回去,让你吃个够!”

文洁说着招呼服务员过来结账,并顺便打包了剩余的菜。

钱盈儿很无奈的跟随齐晓月往外走,还不住的回头看依然呆呆的矗立在那儿的李姐。

“哎呦,我的脚有点儿不适,请你先到外面稍候。”

钱盈儿柔弱的语调,很客气的说。

“哎呦喂,又来了,我的大小姐。你真是古代人吗?说话总是让人听不懂,你可真会演戏!哈哈!好了,我也懒得听了,在门口等你。”

齐晓月走出了大厅。

聪慧的盈儿在假装弯腰揉脚的瞬间,迅速摘掉了脖子上的碧绿色玉佩,然后看了一眼目光直射过来的李姐,轻轻地将它放到地上。

盈儿起身离去。

李姐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丢掉手里的盘子飞奔过去,捡起玉佩。碧绿通透手感润滑的一块儿玉佩让她的目光凝固了,她想喊住钱盈儿问个明白,但此时盈儿已经走远。

这是一块儿男子佩戴的玉饰,尤其簇拥在“花团”中间的“瑞”字,一下将她的记忆带回了千年之前。

她并非生于官宦之家,但自幼也是锦衣玉食,双手不染尘埃的娇弱小姐。父亲李禅是富甲一方的商人,有两子一女,她就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儿,叫芷柔。两个哥哥年长她几岁早已成家,随父从商。

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儿,而备受父母宠爱。芷柔自幼聪颖好学,六七岁的时候便能熟读四书,《女儿经》更是烂记于心。父亲李禅是个思想开明进步的绅士富商,他历来不赞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因此,在儿女的终身大事上他绝不会横加干涉,而是由儿女自己挑选、自己做主。

别人家的女儿在十六七岁、甚至更早就已订婚、出嫁,甚至已身为人母。而李家的芷柔到了二十岁还待嫁闺中,等着如意郎君的出现。

春天是个柔媚多情的季节,李芷柔常带三两个丫鬟去郊外游玩。在一个和风送暖花蕊飘香的清晨,她终于邂逅了她的梦中君子梁端瑞。

梁端瑞是家道中落的秀才,风流儒雅一表人才,以教书为生。芷柔貌美多情,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红颜。两人一见钟情,自此,便常幽会于城郊野径。一来二往此情渐浓,两人一日不见便夜不能寐。李芷柔觉得是应该告诉父母的时候了,她相信开明的父母是不会反对的。果然,父母欣然应允。父亲李禅见过梁端瑞和梁家父母之后,很满意。于是,双方便开始商议两人的婚事。

命运常常有意想不到的意外和转折,无论古今。大悲大喜大起大落,常常相继而来。正当两人筹备婚礼之时,梁端瑞突然病了,不时的剧烈腹痛,人也日渐消瘦。当时的医学水平查不出病因,只能终日以汤药调养。看着梁端瑞憔悴的病态,李芷柔心如刀绞,恨不能替他搏击病魔。为了心爱的人,她向父亲请求将梁端瑞接到家里亲自照料,父亲也大方的同意。梁端瑞搬到了李家,李芷柔每日煎汤熬药细心备至。然而几个月过去,病情却不见好转,一种不祥的预感便袭向梁端瑞。病榻前,他深情地望着李芷柔,爱恋与疼惜散落在憔悴的脸庞。他不想再拖累这个蕙质兰心的贤良女孩儿了,他决定搬离李家等待生命的终结。

“芷柔,你憔悴了。为了我废寝而忘食、衣不解带,我心难安哪!让我走吧,看来我已不久人世了”

梁端瑞眼含深情的泪水,缓缓的说。

“不许你这样说,你是我命中的夫君,我一定要照料你,等你康复我们就成亲。”

芷柔柔润的纤手捂住了梁端瑞的嘴,轻声说。

然而日复一日,又过了几个月,梁端瑞的病情仍未好转。而且,疼痛的次数开始增多,眼看大限已到。梁端瑞心想:不能再拖了,一定要离开李家,不能让心爱的芷柔看着他离世。

“芷柔,让我走吧。今生难做夫妻,来世我会早早的等你,续我们的今生未了之缘……”

梁端瑞再次请求离开。

“不,我不要。来生太久,我不等。我要此刻,要今生无憾。”

李芷柔眼含泪水,伤心且坚定的说。

“无憾?我就要离世了,今生没能娶你过门,岂会无憾?”

梁端瑞转过脸去,泪如奔涌。

“我要让你无憾今生,此刻咱们就成夫妻之事。我要为你留个后人,无论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是你我今生痴情的硕果。”

那一晚,芷柔没有离开梁端瑞的房间,她真的做了他的女人……

几日之后,梁端瑞病情恶化。临终,他摘下贴身的玉佩轻轻放在芷柔的手中。

“芷……柔,假若你真有了……就……送与我们的……孩子。就像我每日陪伴……”

梁端瑞断断续续的话,李芷柔铭记于心。她含泪点头。

梁端瑞含笑离世。

李芷柔伴随悲痛与痴泪度过数日,曾想过随梁端瑞而去,做一对地府鸳鸯。但又有一种渴望,渴望能怀上一儿半女,为梁家延续香火,而后再追随挚爱而去。父母焦急万分,百般安慰劝解,并期待女儿的下一段情缘早日到来。

刻骨的情缘以悲剧落幕,那么下一段会是什么?会是两情相悦厮守一生吗?

人生难测,命运谁又能掌握?又何况一个古代女子。

数日之后,李芷柔感觉身体不适、食欲不振。母亲深感焦虑,请来京城名医为女儿诊治。

郎中的话让李禅夫妻深感惊异,不知所措,芷柔有身孕了。虽然,他们思想比较开明,允许儿女自由择偶,但未婚先孕确是难以接受的。他们认为:女子应该以清白之身嫁于心仪之人,才是幸福。

女儿此时该怎么办?肚子一天天隆起,又怎能掩人耳目?思来想去,只能将女儿匆匆嫁了,以避免风言风语。和女儿商量之后,女儿居然同意了。于是,李禅夫妻便开始物色合适的人选。

痴情的李芷柔之所以同意嫁人,源于腹中的小生命。她需要一个家,需要一个地方生下梁端瑞的骨肉,因为那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当时年轻痴情的她,愿意为曾经的挚爱,为他们的孩子,去承受未来生活的苦痛,去嫁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李家四处托人保媒,终于穷小子钱攀高走进了李禅的视线。钱家是卖豆腐的,钱攀高读过几天私塾,但因家里财力不支,不久就不读了,跟随父亲卖豆腐为生。

李禅正是看上了钱家的贫穷,才决定将女儿嫁给钱攀高的。贫不择妻嘛!钱攀高肯定不会嫌弃李芷柔有孕之身的。果然,钱家欣然答应了婚事。不久,便择日成婚了。

为了弥补对女儿的亏欠,李家给女儿准备了丰厚的陪嫁。并给了钱家一些银两,让钱攀高置办一些家当。

然而,钱攀高是个很贪婪的人。他不会满足于三餐的温饱和娇妻美眷,他有更大的野心和贪欲。

新婚之夜,李芷柔拒绝钱攀高接近自己的身体。钱攀高思虑之后答应了,但他提出了一个条件,一个可以满足他野心和贪欲的条件。

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登封市中医院怎么样
海南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云南癫痫病专家
桂林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