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火帝神尊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魂断情殇

2020-01-16 20:08: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火帝神尊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魂断情殇

他识海中最后一个场景竟是停留在一片冰雕玉镯的水晶宫(殿diàn)之中。

而且此番恐怖的回忆竟是就发生在不久之前,乃是令狐老祖心中从未对人说起过的可怕回忆。

那种心神剧烈的颤抖,竟是已经多年未曾出现,仿佛在这座宫(殿diàn)中隐藏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可怕魔头一般,让令狐老祖在那一瞬引发了心神激烈的动((荡dàng)dàng)。

不……

不可能……

青灵域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存在,一定是我的幻觉……

这是令狐老祖心中关于那段回忆最后的声音,随后他终于清醒了过来。

一柄暗红色的木剑,却是早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处。

对面,林杨笑得诡异莫测:“令狐前辈,你输了。”

令狐老祖,方才明白刚才自己仿佛经历了百世千回,在现实中不过弹指一瞬,但就是这短短一瞬的分神,已经让对面这个可怕的少年取得了胜利。

“好一招魂断(情qíng)殇……”

令狐老祖喃喃得念着林杨这一招神剑的名字,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他败了,败在了这一招灵能与念力双重攻击的可怕剑法之下。

他学剑百年,却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念道攻击,那无比真实的虚拟幻象足以令一位巅峰尊者甘心沉沦……

这简直太过耸人听闻。

高手相战,胜负就在一瞬之间,这林杨竟是掌握了如此恐怖的杀招底牌,试问整个青灵域还有谁是他一合之敌啊……

令狐老祖只觉得满嘴发苦,摇头道:

“我败了……”

一语出,胜负定。

青云宗,万众欢腾,将林杨的名字呼上了十地九天。

问剑宗,黯然神伤,没有人可以接受z这个悲惨的结局。

虽然还有两场比赛,但根本就不用比了,令狐老祖都败,这天下还有谁能够匹敌这位神剑无敌的林杨长老?

这天下,还有谁能够阻挡青云宗的强势崛起之路?

青云宗,这一次没有依靠护山大阵的力量,真正又踩着一个五星宗门的(身shēn)躯,彻底攀登到了青灵域至高无上的巅峰。

喜庆,欢腾,无尽的喜悦庆贺之声响遍了整个青云山……

……

战后。

宴饮。

青云宗大开喜宴,欢迎远道而来的问剑宗嘉宾。

整个青云山,被一片欢乐的酒香所掩盖,自从上次罗刹门大战之后,青云百年以来是第二次如此这般的(热rè)闹欢腾。

酒,是青云自产的,酒香纯绵,入口生津,回味悠长,那是平(日rì)里不轻易拿出来见人的传世佳酿,今天嘛……

高兴!

纯属高兴!

大伙喝啊,喝个痛快。

青云上下,从长老到弟子,那叫一个开心啊……

尤其是秦猛,郭怒,几个中年一代的长老,他们进入青云的时候正是青云宗最为苦((逼bī)bī)的岁月,被罗刹门打得狼狈如狗,在青灵域沦为笑柄,在民间撑撑门面也就罢了,一到五星宗门级别的高层会面,他们一个个就只能像狗一样夹着尾巴站在旁边不能说话。

可是今天呢……

完全不一样了啊……哈哈!

秦猛长老,这会儿明显已经有点嗨了,端着一个大大的海碗,咣的一下就放到了问剑宗虚云子长老的前面。

“虚云,别,别板着个脸,来,我老秦跟你走三个!!”

虚云子,这会儿满头的黑线。

问剑宗全体,更是苦((逼bī)bī)的坐在座位上,一个个如坐针毡,全体额头上的黑疙瘩撸下来可以蒸好几百个馒头了……

一个个白眼直接朝老秦就飞了过来。

你谁啊你,就跟我们宗主走三个?

还直接叫我们宗主的名讳,老东西喝多了吧你……

虚云更是气的嘴角一抽一抽的,可是偏偏不能发作。

没办法,留下来吃一场酒宴便是白天林杨最后添加的几个条件之一,问剑宗愿赌服输,这一顿酒就算气炸了肺也得老老实实的喝完再说。

“恩?虚云,你不,不给老秦面子……嗝……”

老秦一个酒嗝直接喷在了虚云脸上,那味道,那酸爽,直接让虚云子的脸由黑转绿,差点就气昏了过去。

“够了!”那边厢,脾气暴躁的苍空子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秦猛,放开我们宗主冲我来,老夫我今天跟你拼了!”

苍老头今天徒弟被虐,宗门被虐,也是豁出去了,直接端起一个酒坛子,咕咚咕咚的就干了小半坛子。

“嘿!”

老秦来了精神,摇摇晃晃的就冲苍空子走了过去:“老秦就,就喜欢你这种有脾气的主儿,来,走着!”

两人直接怼上就开喝了。

你别说,酒这个东西还真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虽然两人彼此看对方不爽,但是两坛子青云醉下去,竟是勾肩搭背的靠到了一起,差点就要拜把子论兄弟了。

“老,老苍,你,你好样的,老秦服,服你……”

“少来这(套tào),老秦,就你这点酒量,老夫年轻的时候一个干你八个不在话下……”

“别尼玛吹牛((逼bī)bī),来人啊,再,在来五坛!”

“五坛哪够,十坛!”

……

旁边,苍空子的得意徒弟天(娇jiāo)少女纪英琪哪里见过自己师父如此不堪的一面,直接扭头不忍看了。

谁知,她的四周,在酒精的神奇魔力下,青云宗跟问剑宗至少有五成的弟子已经打成一片。

“来,今晚上就是干,谁怂谁他妈的滚蛋啊!哈哈!”

“靠,老子会怕你们青云宗?不要以为今天你们赢了就牛((逼bī)bī)了,比喝酒,就算叫你们林长老过来老子也不服!喝!!”

这都什么人啊!!

纪英琪漂亮的眉毛狠狠的蹙在了一起,一张樱桃小嘴气鼓鼓的撅了起来。

虚云子,更是扶着额头暗自长叹:罢了,罢了,今天就算我问剑宗彻底栽了……

妈的,酒呢!

老夫也要喝!!

……

就在青云广场上一片划拳斗酒之声响彻全场的时候,青云内(殿diàn),却有三道(身shēn)影相视而坐。

林杨,带着青玄真人正与问剑宗的太上长老令狐老祖一样样落实着之前定下的补充条件。

令狐老祖,今(日rì)一战过后,就像是凭空老了几十岁一样,一张老脸上满是失意与怅惘。

今(日rì)之败,彻彻底底,心服口服,他不光武道竞技败了,剑道道心也已经彻底失去了锋芒。

在林杨这样绝代风华的青年至尊面前,他还想去竞争什么登天路,简直是痴人说梦。

“青玄宗主,林长老,这里是之前我们约定好的八阶灵材二十八种,九阶灵材七种,以及本门珍藏的一味圣阶灵材,请你们查收。”

“不必了,呵呵,令狐前辈的信誉,我们信得过。”青玄真人笑面从容,将乾坤袋接过。

令狐老祖苦笑了一下。

青云宗这一刀宰的呢,不轻不重,虽然不至于动摇问剑宗的底蕴根基,但也绝对足以让他(肉ròu)痛好几年。

但比起这个,更加(肉ròu)痛的事(情qíng)在后面,令狐老祖颤颤巍巍的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枚玉简,乃是青灵域特有的储存战技灵诀的宝贝,玉简里面记录的正是他问剑宗至宝之一的顶阶玄功剑法。

“林长老,我们有言在先,此独孤剑诀只是你我之间的赌注,除了你之外,你绝对不能传给任何一人否则……”

“否则林杨武道终(身shēn)止步不前,不得寸进!”林杨微笑着接过了独孤剑诀的玉简,用自己的大道本心发誓,总算让令狐老祖点了点头。

又是一本顶阶的玄功剑诀到手了。

林杨心中一喜。

他之所以会故意挑衅,引起与问剑宗一战,从一开始就不是仅仅为了展示青云宗的实力。

当然,天命战场开赛在即,用问剑宗作为青云如今的试剑石,提升全宗的士气与信心自然是极好的事(情qíng),但林杨更大的目的却在之后。

其一,便是问剑宗与青云齐名的巅峰剑术。

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林杨主修念力神通,将无妄念火与戮仙剑诀融合一体,果然发挥出了奇效。

但这同样给他开启了一道全新的武道大门。

他一(身shēn)的神功战法:老段的三式杀招,老爹的半招‘魂断天涯’,戮仙剑诀,以及之前他所练习的所有武道战技,在那(日rì)玄妙的顿悟灵光之下似乎有了融合突破的趋势。

一门属于他林杨自己的强大战技已经要萌生璀璨的新芽。

自创战技,从来不是一朝一夕的简单事(情qíng),林杨如今不过刚刚开头,还需要大量的‘营养’来浇灌这颗珍贵的嫩芽。

独孤剑诀,是青灵域最强的顶阶玄功,林杨自然不能放过。

他相信,一旦自己通晓掌握了足够多的顶阶玄功之后,一定能够在它们之上再进一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圣道战法!

林杨收起了那枚玉简,令狐老祖长叹了一声,苦笑道:

“江山代有才人出,青灵域能够出了林长老这样的人中之龙,便是该轮到青云宗重现青云祖师当年的盖世辉煌啊!”

“呵呵,托令狐前辈吉言。”青玄真人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那还用你说嘛……这都妥妥的事儿啦!

林杨却神色平静,不动如山:“那么,就差最后一件事啦……令狐老祖,请您如实回答林杨几个问题。”

没错。

林杨最后一个条件,就是令狐老祖那活了将近两百岁的深厚阅历经验,尤其是关于登天路的所有秘闻,全都是林杨迫切需要知道的信息。

汤原县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上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福建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南阳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湛江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