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十年反思录 - 跟风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是非

2019-08-15 12:22: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世界上对页岩气资源的研究和勘探开发最早始于美国。2008年前后,美国页岩气产量暴涨;2009年,美国以6240亿立方米的产量首次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 国际机构和中国的相关地质部门都认为,中国也蕴含极其丰富的页岩气储量,并在全国如火如荼地鼓励页岩气开发,从政策体制上为页岩气大开方便之门。 毋庸置疑,借着页岩气的开发,的确撕开了我国油气开发上游领域垄断的口子,有助于油气行业的多元化发展。但是,仅仅从页岩气开发本身来说,中国的页岩气开发似乎远未达到预期。 “十二五”的页岩气产量目标未达标;现在距离“十三五”的目标还有多远?除了涪陵、长宁等有限几个页岩气产区,其他地区的页岩气开发为何陷入沉寂?反思我国页岩气的开发,轰轰烈烈的页岩气革命是否用力过猛? 「 兴起与蔓延」 页岩气在非常规天然气中异军突起,为全球能源市场注入了新的力量,成为全球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新亮点。随着新技术更为广泛的应用,其冲击力或将更为强烈。 世界上的页岩气资源研究和勘探开发最早始于美国1821年,第一口页岩气井钻于美国东部步入规模生产,20世纪70年代页岩气勘探开发区扩展到美国中、西部,20世纪90年代,在政策、价格和开发技术进步等因素的推动下,页岩气成为重要的勘探开发领域和目标。 数据显示,2010年美国页岩气产量已经超过了1000亿立方米。在5年的时间里,美国页岩气产量增长超过20倍——从2006年仅为其天然气总产量的1%,到2010年增长至美国天然气总产量的20%。 根据美国能源情报总署(EIA)的统计,2017年全美的页岩气产量约为4620亿立方米,较2016年的4316亿立方米增长7%,且其开采量占全美天然气开采总量一半以上。其中,产量最大的马赛鲁斯盆地,其2017年的产量为1775亿立方米,超过中国2017年全部的天然气产量。根据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生产快报统计数据,我国2017年天然气产量为1490亿立方米。 在页岩气开采方面,美国无疑是领跑者。从目前来看,美国页岩气成功的商业开发对世界能源格局至少产生了两方面重大影响:一是美国对外能源依存度大大降低,传统能源供应链不得不重新洗牌。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对国际市场能源需求的变化影响巨大,传统供应商不得不寻求新买家。不仅如此,有页岩气垫底,美国所谓的“能源独立”也有了底气。 能源格局的变化往往会影响地缘政治的格局。分析人士预计,页岩气将大幅度增加全球能源供给;世界最大的能源进口国美国摇身一变成为天然气出口国;世界油气产区更加多样化,新兴能源产区正在挑战沙特和其他中东石油出产国在世界能源市场的中心地位等。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广彬接受采访时表示,从美国页岩气的产量和出口情况来看,美国页岩气对于全球天然气市场和价格的影响,至少将持续下一个五到十年的时间。 「 规划与落差」 美国页岩气从发现到发展经历了漫长岁月,从20世纪70年代末的大发现及早期发展到2000年以来的快速发展。而中国,自本世纪之初开始进行有关页岩气的理论研究,2009年以第一口页岩气资源战略调查井掀开了页岩气勘探序幕。 国土资源部于2010年发布的《我国页岩气资源战略调查和勘探开发战略构想》中指出了初期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我国页岩气资源战略调查和勘探开发的战略目标,应是在全国优选出50~80个有利目标区和20~30个勘探开发区,页岩气可采储量稳定增长,达到1万亿立方米,页岩气产量快速增长,达到常规天然气产量的8%~12%,页岩气成为我国重要的清洁能源资源。”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家能源局2012年3月发布的《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年)》进一步指出了“十二五”期间的具体目标——“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6000亿立方米,可采储量2000亿立方米。2015年页岩气产量65亿立方米。” 当时各方对于产量目标的实现保持乐观。在2013非常规油气合作伙伴峰会上,国土部有关人士称已对中国页岩气各个示范区的生产开采情做了摸底和考察,获得乐观反馈。 中石油规划的2015年产能是25亿立方米,中石化规划的2015年产能是达到50亿立方米。但产能不等同于产量。 到2015年的“十二五”规划收官之年,中国实现商业化页岩气开发的企业只有中石化和中石油。国土资源部2016年初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2015年全国页岩气勘查新增探明地质储量4373.79亿方,新增探明技术可采储量1093.45亿方。2015年全国页岩气产量44.71亿方,同比增长258.5%。 虽然2015年中国页岩气产量与65亿方的目标存在一定差距,但相比同为非常规天然气煤层气,页岩气在中国的起步成果是不可否认的。 2020年作为“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有怎样的目标呢?国家能源局发布的《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提出,“在政策支持到位和市场开拓顺利情况下,2020年力争实现页岩气产量300亿立方米。” 不过,该规划同样指出了我国页岩气发展面临的挑战:建产投资规模大、深层开发技术尚未掌握、勘探开发竞争不足、市场开拓难度较大等问题都是我国页岩气发展需要克服的挑战。 刘广彬告诉记者,“十三五”规划中页岩气产量300亿目标的实现难度很大。2016年中国页岩气产量达到了78.82亿立方米,2017年我国页岩气产量达91亿立方米。从天然气产量来看,增速基本不会超过10%,2017年消费增速重回两位数达17%。即便按照未来三年页岩气每年20%的产量增速来算,也很难达到300亿立方米产量的目标。 而“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由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能源新战略——页岩气出版工程》丛书第15分册《中国页岩气资源政策研究》称,按照目前我国页岩气区块开发进展,2020年的产量目标不仅可实现,甚至偏保守。 为全书作序的中国科学院赵鹏大院士、金之钧院士,与中国工程院康玉柱院士、胡文瑞院士等国内页岩气领域专家研究认为,中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在“十三五”期间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页岩气储量、产量将实现新的跨越。 「 狂热与冷落」 不容乐观的是,我国页岩气区块的招标已从第一轮、第二轮招标的轰轰烈烈,到了第三轮一拖再拖的境地。诸多问题让人们无法预估第三轮页岩气招标的时间表。 2011年6月,国土资源部首次举行页岩气探矿权出让招标。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延长油矿管理局、中联煤层气和河南煤层气六家公司进行投标。贵州两个区块因有效投标人不足三家而流标,渝黔南川页岩气勘查和渝黔湘秀山页岩气勘查区块的探矿权顺利出让。 在2012年10月进行的第二轮公开竞招标中,页岩气探矿权受到资本热捧,20个招标区块吸引了83家企业参与竞标,位于重庆的三个区块,吸引了包括中国四大石油公司在内的逾30家企业竞标。最终,共有16家企业中标了20个招标区块中的19个。 但是,随着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国际油价暴跌、天然气市场过剩、天然气价格下跌等问题的出现,中国页岩气产业也未能在这一场“寒冬”中幸免。“页岩气开采行业整体不乐观的问题非常现实,即使是中石化也曾在勘探过程中吃亏。”刘广彬说道,“能源勘探开发这一块需要投入的资金力度和规模都比较大,不是每个企业都有实力支撑下去。” 期待中的“革命”并没有如期出现,地质、地表条件复杂、存在技术瓶颈等因素同样给中国页岩气泼了一大盆冷水。第二轮招标结束后,虽然企业投入力量各不相同,但取得的成果很少。 国内页岩气探矿权招标已进行了两轮,但业内专家认为,我国页岩气开发仍存在多项技术难题亟待解决。国土资源部资源矿产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认为,与美国相比,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在资源评价和水平井、压裂增产开发技术等方面,尚未形成勘探开发的核心技术体系,离规模化开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页岩气勘探开发属于技术、资金密集型行业,比常规油气井对设备、钻采技术要求都很高。“中国页岩气开发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成本高;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页岩气富集区地质条件复杂,从而导致开采技术难题。”中标民营企业——泰坦通源董事长王静波曾表示。 2016年,国际能源巨头壳牌、康菲石油等先后退出了四川页岩气区块的合作,退出的原因是认为四川页岩气项目暂时看不到大规模开发的前景。据壳牌集团天然气一体化及新能源业务总裁魏思乐介绍,壳牌在四川的三个页岩气项目中投资规模超过20亿美元。“但壳牌的评价结果认为,这三个项目的地质条件无法进行大规模开发。” 2017年7月6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公布《贵州省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探矿权拍卖公告》。这也是近6年来,国家启动的首个页岩气资源出让。页岩气招标的“冻结”期似乎已经走向尾声,伴随着国际油价回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沉寂许久的页岩气市场或将再次发声。 「 用力过猛?」 中国作为贫油少气又面临市场大量需求的国家,蓦然发现页岩气储量居世界前列,自然希望能够借此进行能源结构的调整,并实现自身的能源安全。但就目前来看,页岩气在中国发展的条件和环境与美国并不相同,业界普遍认同,美国的经验无法简单复制或者照搬到中国来。 美国页岩气的开采成本几何?一直是国内从业者比较关心的问题。实际上,国内的公开资料鲜有这方面的详细论述和报道。依靠成熟的开发生产技术以及完善的管网设施,美国的页岩气成本仅仅略高于常规气。 美国的主要页岩气产区,其气藏深度普遍在10000英尺以下(约合3050米),而最大产区马赛鲁斯盆地,根据现有统计资料,其平均气藏深度为7500英尺(约合2285米)。也就是说,美国大部分在开发的页岩气藏,其埋深均在3000米以下。其开发难度大大低于我国的页岩气开采。 “我国对于页岩气发展的期望值是很高的,但是现实还是比较残酷的,”刘广彬表示。 《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具体指出了我国页岩气发展的几个挑战和痛点:首先,建产投资规模大。页岩气井单井投资大,且产量递减快,气田稳产需要大量钻井进行井间接替,因此,页岩气开发投资规模较大,实施周期长,不确定因素较多。其次,深层开发技术尚未掌握。埋深超过3500米页岩气资源的开发对水平井钻完井和增产改造技术及装备要求更高。目前页岩气重点建产的川南地区埋深超过3500米的资源超过一半,该部分资源能否有效开发将影响“十三五”我国页岩气的开发规模。第三,勘探开发竞争不足。页岩气有利区矿权多与已登记常规油气矿权重叠,常规油气矿权退出机制不完善,很难发挥页岩气独立矿种优势,通过市场竞争增加投资主体,扩大页岩气有效投资。最后,市场开拓难度较大。国内天然气产量稳步增长,中俄、中亚、中缅及LNG等一系列天然气长期进口协议陆续签订,未来天然气供应能力大幅提高。页岩气比常规天然气开发成本高,市场开拓难度更大。 原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油气资源管理局局长、中石油咨询中心专家查全衡曾表示,美国的办法占用土地、用水过多。海量运输影响生态环境,大量钻井液、压裂液需要无害处理,作业过程中烃类气体逸散等问题,已导致美国、加拿大、欧洲叫停了一些页岩气项目。我国多数地区能否承受这样一套做法,有待深入研究。 回顾我国页岩气发展的十年,页岩气是否是“骗局”或“阴谋”已经不重要,毕竟美国页岩气的成功客观存在,我们也确实有清洁能源的现实需求。 业内人士认为,我国对于页岩气发展的重视程度是毋庸置疑的。尽管目前页岩气勘探开发的经济性确实不高,但出于战略考虑,发展页岩气将避免过度依赖进口,避免能源安全方面的隐患。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健脾的药
活血通络止痛中成药
孩子咽喉肿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