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江南怀旧】高宅(小说)_a

2020-01-16 23:3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几个 里脾气最坏的二 也在十月末的深秋来临前嫁了出去。出嫁的那天只她孤身一人,一个仆人都没有带。唢呐声响锣鼓稀疏之时,我站在三妹的闺房门前,秋风把苟延残喘的叶扫了一地,仿佛见证了高家这炷香没落烧尽成灰的全过程。

难得盛装的二奶奶代表高家送走了二 ,凉意爬上她鬓边的发,以及发髻上唯一的银色花簪。瘦削的。眼睛陷到皱纹交错的眼窝里,余下还是两道光,黑白分明的,却月牙子似的温和。她朝着我笑,印了口红的唇下是微黄的牙齿,教我失了魄,直沉到回忆里去。

五年前,她可不是这样子的。

河水和鸟鸣把我叫醒之前,“老爷去世了”的哭嚎声纷乱地砸在了我的梦境上。榻边的高几玄猛地直起身,胡乱地套上外衣,拉着我的手就往屋外奔。

“大奶奶!”庭院深深的高宅,忽而喧闹到火山喷发,每一个歇斯底里都在孕育另一个,直到密密麻麻充满了所有砖瓦灰尘。我们的脚步愈发疾,可拐进老爷屋里的时候,大奶奶已然撞墙自尽。未曾料想,平日里总不见好脸色的她竟然贞烈至此。

我是在行了及笄礼后嫁入高家的。我从婚后第二天敬的第一盏茶起,就一直活在大奶奶皮笑肉不笑的脸孔之下。她生养了三个孩子,在高宅里自然有她无上的荣光。

我拥着几玄,他的眼泪全都落在了我的怀里。

“真是晦气,今年我还想着嫁人呢!”二 跌跌撞撞地跑进屋里,愣了片刻,扯着手帕咒骂开来。

“去把三妹叫来。”几玄作为高家唯一的男嗣,擦干眼泪便自然有了担当。紧要时刻,谁都不愿理睬二 惯了的无理取闹以及不知轻重。

“干嘛要去招惹那个倒霉鬼,死的是我们的爹娘又不是她的。”她舒服地坐在宰相椅上不愿意起来。

“这也是她的阿爹。快去!”几玄的语气强硬了许多。

三妹住在高宅最北面独立的院子里,这面嘶吼到天翻地覆,她那儿恐怕也是曲径通幽。她是二奶奶唯一的孩子,但可怜从五岁起就患怪病,如今她已经承受了九年的折磨。我第一眼见到她满是抓痕还有鲜红掌印的手臂的时候,一悚之间连打了几个寒噤,只是望一眼都觉得奇痒难耐。

三妹不常出门,我便总去寻她。我欢喜她柔水般的性情,所幸并没有因为终日不见阳光而变得阴郁。

高老爷时常探望她,带着新晋的补药,或者珍藏的书籍。每次离开的时候,他都会携着二奶奶的手,一直到院门口。我打心眼里是钦佩老爷的。

可这一切都是一年之前。一年内,三妹回绝了上门的所有道长和郎中,用一扇门隔绝了任何人的探望和关爱,为的是不再重蹈为她医治的孙道长技竭人亡的覆辙。

大 的马车晌午时分便到了宅子门口。这是她出嫁两年后第一次回来。她嫁的不好,又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的不好,尤其厌烦极了二 阴阳怪气的讥讽,所以即使她夫君嗜赌成性花街柳巷夜夜笙歌,她连一封含泪的家书也无。

木鱼轻击,一屋子的人齐齐地跪在两尊棺木前。

二奶奶一直未露面,直到砰的一声被猛力地摔进了屋里。众人失声惊呼。她嘴角渗出血丝,面孔惨白,躺着昏死了过去。

花式繁复的八扇高大木门外站着的是一位女子。逆着光,只看到煞煞的衣袂。吹来的恍若是前世的风,招摇的是命运。

“吟乔,到阿娘这儿来。”她唤我。

我伸手遮住光,终于看清了这张已经三年没有见过的容颜。

在我过门前,阿娘把我过继给了湘西的姨母家,说是姨夫的生意能帮我配个门当户对的大家族。我的婚礼上,姨母表姐以及丫鬟众人朗声哭嫁,唯独阿娘始终都没有出现。高家的人,都是不曾见过我的阿娘的。

我跑到她的身旁,可欣喜的后调是深深的疑惑。

“阿娘,二奶奶怎么了?”我指了指依旧闭目蜷缩在三妹怀里的二奶奶。

“我打的。”阿娘答得万分冷静,声调没有一丝的变化。

“什么!”我的双足想逃离。

“她杀死了你的阿爹。”

“什么!”我的脑袋发胀。从小阿娘就告诉我,我是个没爹的孩子。

“你先躲开。”阿娘一把把我扯到她身后。

满屋的刀光剑影之下,我只想护住我的夫君,高几玄。

危难之中的选择,比想象中的快了许多。

而我被不知从谁手里飞来的重物击中倒地的时候,恰好对上了二奶奶睁开的眼,两道光,黑白分明的,箭矢般的尖锐。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黑暗里。

我卖力地去听,没有水声,也没有鸟鸣。

我什么都瞧不见。

尝试起身,脑袋却猛地撞到了木头。指下是木头的触感,四周都是。

我是被困在棺木里了。

盖头沉得推不开。

我再次卖力地听。

“你真是失心疯!”是二奶奶的嘶吼。“再怎么样她也只是个孩子,和她有什么干系!她这九年的苦楚都是白白受的!”

想必她指的是三妹了。三妹的怪病原是受了诅咒而得,缘由涉及高老爷的私隐。说是在大奶奶怀着二 的时候,老爷陪同茶客赶边边场,却最终与一位姑娘走婚。私定了终身却没有能够明媒正娶,姑娘满心不甘,跑到高宅大闹了一场。彼时高老爷刚刚新娶了二奶奶,这位姑娘便把所有的忿恨都泄到了二奶奶的身上。

“她最苦的是成了你的孩子,取代了我的孩子本该有的名分。”阿娘的不甘心穿越了二十年的风尘,落在此时,分量足得依旧震天撼地。

原来她就是那个老爷辜负了的,又对三妹下了诅咒的姑娘。

所以二奶奶为了报复杀害了我的阿爹吗?

“既然你已经让一个无辜的孩子承受了这许多,又何必苦苦痴缠?!”二奶奶说得急了,一阵猛烈的咳嗽。

“他本就是属于我的。你的孩子偿还的是他亏欠我的,但远远不是赎身的价。”阿娘的偏执让人心惊。“即使他死了,他的尸体也是属于我的。”

啊,我躺的棺木原本该是高老爷的。

“害死他的是你!不是我!”二奶奶大口喘息着。

“他是不忍心我死,才替我挡了你的那一刀。”喜悦与惋惜饱满地从阿娘嘴里流露出来。

“二娘,不要再说了,好好歇息吧。”是几玄的声音,他还活着!

“孩子,这个女人太可怕。你的阿娘,也是她逼死的。”二奶奶声音颤抖着,眼泪紊乱了鼻息。

“怎么说?”

“她,她,她……她说了一件事……孩子啊,哎,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呜咽让她的声音断断续续。

“她想告诉你的是,我和你阿爹的孩子,也在这个宅子里。”阿娘的语气盛气袭人。

难道我还有一个哥哥或者姐姐?是那个帐房先生吗?还是哪个丫鬟?

“哦?是我的阿娘亏待了他吗?”几玄的语气极力忍让。

“你阿娘不仅亏待了她,还接受不了她。”

“孩子,不要再问了。”二奶奶的语气里竟然带着哀求。

阿娘寸步不让。“那个孩子嫁给了你。”

什么?阿娘说的是我吗?我竟然是高老爷的孩子?怎么能够!那我怎么能够嫁给高几玄,他是我的哥哥啊!

我终于按捺不住,猛地捶打困住我的棺木。“让我出去!我在这里!”

“吟乔,是阿娘把你放进去的,省得你再做刚刚那样的傻事。”阿娘宛若在对一个路人说话。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嫁给他!”我嘶吼到肺都在震。

“因为,只有你,才能令高家无后。”冰霜寒雪顺着阿娘的话语爬满了我的全身。“你从小喝我精心为你调制的汤药,是不能生养了。下半辈子,咱娘俩互相倚靠。”

“丧心病狂!”高几玄的喊声很快被刀剑铛锵所取代。

一片寂静。

不知道谁还伤痕累累地活着,谁已经与黄土同眠。

我已然放弃了挣扎。

夕阳的光投入棺木盖的缝隙,高家失了多条人命的这天,被拖曳的无限漫长。

推开盖头的是二奶奶。“吟乔,我的孩子,快出来吧。”

我望着她,眼里的水汽把她折射的扭扭曲曲。嘴唇渗出的血腥蔓延了满口腔。

她知晓我要问什么。“你的阿娘杀死了几玄,跑走了。”

我的心狠狠地紧了一下,又无限地下坠,一紧一坠之间我恶心晕眩的一点气力都没有了。“你还能是我的二娘吗?”

她紧紧拥住了我。“是,我的孩子。你和三儿都是我的孩子。”

那晚,我跪在月下,请求月神允许我分担三妹的苦楚。

三妹在月神应允我的第十天,不忍心看到我难受的满地打滚,选择了自戕。

我在二娘房门口跪了一日,她哭着的原谅没能让我直起自己的膝盖。

之后,我住进了三妹的房间,每日服侍二娘。

直到脾气最坏的二 都出嫁,直到偌大的高宅只剩下我和她。

这都不足够。

共 05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段发生在高宅中的爱恨情仇,高府的二 出嫁了,没有带走一个仆人。这样一座高宅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呢?身为二 的她,出嫁为何如此凄凉。随着一声,高老爷死了。所有的故事都拉开了帷幕。一段被隐藏的辜负了的爱情往事被揭开,一段阴谋同时也随着故事的情节被揭开。真相总是让人心痛的,最终这段源自高宅的爱恨情仇,以生命为代价落下了帷幕。但是,故事中那些无辜的牵连的人,那些死去的无辜的生命,一次次叩问着灵魂。小说情节扑朔迷离,引人入胜,语言凝练、非常不错。问好作者,倾情推荐!【编辑:樱水寒】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7020010】

1 楼 文友: 2015-06- 0 0 : 4:26 很精彩的小说啊!问好小宝,标点做了一些修改,其他的都还不错。按语不到位的地方望海涵。

2 楼 文友: 2015-07-02 11:08:18 宅子了爱情缠绵,撕心裂肺

 楼 文友: 2015-07-02 12:2 :50 甲子的小说确实写得好,每篇都很精彩,尤其喜欢花纹。向你学习。

4 楼 文友: 2015-07-02 20:26:09 小说以倒叙的方式叙说了高府二 出嫁时没有带走一个仆人的原因,同时也揭露了发生在高家的这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让人在痛心之余为那些逝去的生命而惋惜。小说很精彩,让人想到高强深院里的勾心斗角。问好作者,恭喜加精!

宫颈炎的治疗方法
什么中药消肿止痛散瘀
藤黄健骨丸治滑膜炎吗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