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都市凡妖第十九章酒店夜袭

2020-01-24 18:0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凡妖 第十九章 酒店夜袭

丹拓不太了解之前的事情,丹雅和村里的兵头可知道李凡的能耐,丹雅先开口问到:“李凡,上次击退帕敢部族多亏了你的注意,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李凡看了看大家,慢慢的说到:“军事上我不太熟,用逻辑分析一下吧!帕敢部族之所以敢进攻我们应该是仗着他们人多和武器精良对吧?”众人都点了点头。

李凡接着说到:“我们依仗地利打赢了这一仗,但长期看,帕敢部族还是对我们有巨大的威胁,等他们准备好之后也会再次派兵来进攻,对吧?”众人又点了点头。

李凡走到墙边的地图旁,指着雾区和帕冲市说到:

“我们与其被动的等帕敢人再次进攻,不如趁他们刚刚惨败,主动出击,穿过雾区,在他们的败兵回帕冲市的路上埋伏他们,只有大量的减少帕敢民兵的数量,龙肯部族才能获得长期的安宁!”

“出动出击,我们没这么干过,行么?”

“帕敢人很厉害的,不借助工事能打赢么?”

“穿越雾区,里面不是有妖怪么?”

“帕冲市里的帕敢民兵出来支援怎么办?岂不是腹背受敌?”

兵头们听完,七嘴八舌的提出了各种异议,基本都不赞成李凡的建议。

丹拓没有说话,看向了丹雅公主。

丹雅先是听了一会,等大伙静下来后说到:“雾区里有些路径没有妖怪,家族的长辈告诉过我,穿过雾区是没有问题的,但要我亲自带路才行!”

李凡一听,用赞许的眼光看了看丹雅,丹雅则对她微微一笑,继续说到:

“帕敢兵败,弹药物资都落入我们手中,而且他们败兵部队现在的人数不比我们多,埋伏的好,肯定能重创对方,帕冲市的方向也需要作出提防,派一些人埋伏阻击,坚持几个时辰应该问题不大!”

丹拓想了一下,说到:“我听说这次之所以能打赢是因为突然出现一个蒙面黑衣人重创了帕敢部队,如果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我们或村子怎么办?”

丹雅犹豫了一下没说话,看向了李凡。

李凡指着地图上的北岭说到:

“从之前的情况看,这个黑衣人开始并不打算参与你们两个部族的冲突,他只是破坏了准备轰击北岭的火炮就走了。后来帕敢人打算用炸药炸开北岭,还用手雷袭击他,他才大开杀戒,但还是只攻击了北岭附近的人,没有把帕敢人赶尽杀绝。”

“我分析,这个黑衣人可能是你们族里祖辈传说的妖人,躲在北岭附近的什么地方修习妖法,只要告诉村里人不去打扰他,应该问题不大!”

兵头们听了有的点头,有的迷茫,有的沉思,有的开口问到:“族里的老人说过,南边的那些妖人从不敢来北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北岭?”

李凡笑了笑说到:

“没人知道他从哪来,什么时候来的,打算待多久?这种世外高人既然对杀人不感兴趣,又不是帮帕敢的,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不用考虑他,专心对付帕敢人吧!”

“兵贵神速,先仔细搜查一下队伍和村里的通信设备,把之前通敌报信的内奸找出来,然后立刻出兵!”

丹雅微微一笑,说到:“内奸我早已经找到了,卫星也搜出来了!”

丹拓一听,说到:“我的队伍也清查过,没有任何通讯装备,按李凡的办法出兵吧!打不赢最多退回雾区里,反正只有丹雅公主认识路!”

听到有退路,多数兵头都同意了。

丹拓吩咐他们去准备,丹雅则看着李凡说到:“李凡,这次你们就不必跟着去了,边界已经可以通行,我让吴威带几十个人护送你们三个回黄龙国吧!”

李凡点点头说到:“丹拓和援军已经到了,我也就放心你了,最后再给你们一条建议,可以试一试,不一定能成功!”

丹雅好奇的问到:“什么建议?”

李凡走到地图旁,指着帕冲市说到:“伏击了帕敢败兵后,将计就计,立刻回头围歼帕冲市赶来的援军,之后马不停蹄的包围帕冲市,但不要攻打,等几天他们应该会内乱,帕敢的部族领导可能会被交出来当作投降的献礼!”

丹雅吃惊的看着李凡,问到:“包围帕冲市就能让他们产生内乱?”

李凡说到:“越有权有钱的人,越怕失去他们拥有的一切,所以会变的非常现实和势力,当实力的天平越过平衡点偏向你们龙肯部族的时候,很可能所有的资源都会向你汇聚过来,人性就是这么现实的,试试看,成功的几率比较大,只要不强攻帕冲市,没什么风险!”

丹雅和丹拓率领几千龙肯民兵进入了雾区,吴威带着几十个人开车送李凡、陈美丽和鲁忠回黄龙国。

本来打算走边境关卡,李凡说另外有一条路,指引着车辆来到了之前的国界河边,小船果然还藏在河边草丛里。

众人藏在树后,等边境巡逻船开过后,立刻把小船推出来。

吴威拿了一堆水果特产,不由分说塞进了李凡的背包。

李凡三人把枪支武器都留给了吴威,告别后抓紧时间划船渡过国界河,张诚已经按李凡约定的时间开车来到黄龙国一侧的树林里等候,三人一上车,立刻离开了边界。

由于担心赌石镇还有那位大小姐的手下,四人驾车绕过赌石镇,直奔云西省的机场。

车上左右无事,李凡有些困乏,坐在后座上睡着了。

鲁忠和张诚轮换开车,陈美丽不想睡,又有些无聊,想起李凡背包里有吴威临走时送的水果,于是拉开李凡的背包,左挑右选,找出了两个红红绿绿的没见过的野果,用纸巾擦了擦就吃了起来。

这种野果入口很甜,但不一会就感觉嘴里变得苦涩起来。

陈美丽有点饿,不管三七二十一,几口就把两个野果都吃了,只留下两粒杏仁大小的黑色果核,用纸巾包起来塞回了背包的塑料袋里。

吃完野果之后,不一会,陈美丽就感觉有些困乏,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

一路无话,四人坐上当天下午的飞机飞回了广粤省,傍晚时分降落在电城机场。

陈美丽说晚了,嗓子也不舒服,先不回煤城,四人在电城找了间酒店住下。

陈美丽在房间里给自己的六叔打了个,大概说了一下自己被绑架的遭遇,只说李凡把自己救出来的,部族战争和雾气森林妖怪的部分没说,重点说了有关“大小姐”的情况。

陈家六爷听完陈美丽的描述后沉默了好一会,之后说让陈美丽待在酒店,自己不在广粤省,会派徒弟阿飞立刻连夜赶过来。

放下,陈美丽长出了一口气,告诉李凡自己六叔的徒弟阿飞会连夜赶来。

李凡一听,反倒紧张起来。

为什么美丽的六叔要派人连夜赶来,是担心晚了会出什么意外?还特别叮嘱美丽留在酒店里不要外出……

想到这里,李凡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觉得应该留在酒店里,只是不能留在自己身份开的房间里。

李凡拉开窗户,探出头上下左右看了看,发现楼下的房间灯没开,应该没人,这么晚了,一般也不会再有人来入住,于是从窗台爬了下去,从窗户看了看,里面果然没人。

打开了楼下的房间窗户后,李凡爬回楼上房间,让陈美丽收拾好东西,不要关灯,跟自己一起从窗户爬下去,到楼下的房间休息。

陈美丽不肯,说到:“第一,没必要那么小心,酒店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第二,就算下去,可以走楼梯,换房间可以去前台拿卡,干嘛那么鬼鬼祟祟的翻窗户。”

李凡耐心的解释到:

“如果那个大小姐真是你们陈氏家族的,你一下飞机她就应该知道了,也肯定会在你六叔派人来接你回陈家之前再次袭击你。”

“我们留在酒店确实是相对安全一些的,但如果对方真要硬来,闯进酒店,我们悄悄换个房间,至少还有一个缓冲,去前台拿卡换房间对方就会知道,所以要从窗户爬下去。”

陈美丽尽管觉得事情没李凡说的那么严重,但出于对李凡的信任,还是跟他一起从窗户爬到了楼下的房间里,李凡又通过密聊让张诚和鲁忠收拾好东西出门换了个酒店住。

由于李凡不让插卡取电,房间不但黑漆漆的,还没有空调,陈美丽满肚子牢骚,嘟嘟囔囔的躺在床上和衣睡去。

李凡没有睡,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楼上房间果然来人了。

只听见“滴”的一声,有人刷卡开门,但是房门被防盗链卡主,不能完全打开。

来人不由分说,一脚踹开房门就闯了进来。

李凡通过声音仔细分辨着,楼上房间闯入了三个人,从踹门的情况看来人脚力很大,但在房间地砖上的脚步声却很小,可能会一些轻身功夫。

楼上的不速之客在房间里搜了一下,没发现陈美丽的踪影,立刻破开了隔壁张诚和鲁忠开的房间,还是没人,又破开了李凡开的房间,结果也没人。

这会功夫,酒店的经理带着两个保安来到了现场,还没来得及开口质问就全都被那些人打到在地。

来人没有停留,扬长而去,不一会,楼下大堂传来前台女服务员的尖叫声,又过了一会,传来警笛声。

楼上楼下传来一片嘈杂声,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又恢复了安静,只听见有服务员来楼上清理走廊和房间。

安静的过了三个多小时,半夜三点多的时候,楼上再次传来一个脚步声。

来人推开损坏的房门走进了陈美丽的房间,徘徊了一会,又去了隔壁两个房间里。

这次来的会是美丽六叔的徒弟阿飞么?

想到这里,李凡叫醒陈美丽,让她用自己的打给阿飞,果然楼上响起了铃声。

听到阿飞说他自己已经来到酒店,陈美丽高兴的立刻说出自己就在楼下房间里,结果刚挂断,楼上就传来剧烈的打斗声。

李凡从声音判断出,有三个人冲进房间袭击阿飞,剧烈的搏斗不但破坏了房间里的东西,还能听到墙壁和窗户的爆碎声。

陈美丽和李凡也想冲到楼上帮忙,但从搏斗的声音听得出,自己去了也是添乱,两人只能把房间里的衣柜挪过去堵住房门,然后靠在衣柜上紧张的等待着。

见过老孙头显露功夫震慑了几个摆摊卖艺的,之后在绿石国翡翠山见识过黑衣人仗着高超的功夫随意游走于几百人的枪林弹雨中,今天面临危险只能无助的躲在房门后期盼美丽六叔的徒弟来相救,一系列的事情刺激着李凡的神经,内心对功夫的渴望也如枯苗望雨。

阿飞以一敌三不落下风,但似乎对手也是硬茬,短时间不能取胜,正在这时,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对方居然还有第四个人。

第四个人没有帮其他三个人对付阿飞,而是径直来到楼下,一脚就破开了李凡和陈美丽所在房间的房门。

李凡和陈美丽猝不及防,和衣柜一起狠狠撞在房门对面的墙上。

李凡晕晕乎乎躺在地上,看着门外走进来一个高大的人,一把就抓住陈美丽的胳膊,把她提了起来。

陈美丽本来也被摔的七荤八素,但胳膊上剧痛让她清醒了,立刻大声尖叫起来,向楼上的阿飞示警求救。

第四个人根本没把陈美丽的尖叫示警当回事,一手抓着陈美丽,抬起一只脚就准备踩向地上李凡的头部。

李凡稍微恢复了点意识,见到对方抬脚要踩自己,无力翻身躲避,只能勉强用双手护在头上,准备承受这一脚。

没想到对方那一脚还没下来,李凡的脑袋却开始产生一种强烈的眩晕感。

而准备踩李凡的人也产生了这种眩晕感,顿时浑身无力,不但无法踩出那一脚,抓着陈美丽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放开了。

西安碑林医院在线咨询
郑州大学一附院怎么样
福建省男科医院地址
湛江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乌鲁木齐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分享到: